一个哈佛企业管理案例引发的思考

     今天,大学时候的群里,为一个哈佛管理案例讨论得热火朝天。案例大致如下:

     “教授让学员评估三公司前景:A、8点上班,迟到罚款;统一制服佩戴胸卡;每年全公司1—4次旅游和比赛。B、9点上班,不考勤;办公室自我布置;上班时可以理发游泳。C、想来就来,上班可带狗和孩子,上班时间度假不扣工资。90%的学员选择A,结果:A为倒闭的金正,B为微软,C为Google。”

     当然,大家都希望过着B和C这样企业的生活,是这样吗?

1、B、C企业,受行业限制。

制造型的企业难以做到,本来利润就低,而且也不需要员工有那么开阔的思维,比如计件制的工种,大家都是机械性工作,做得越多拿得越多,只要做好规定的事情就行。而开发类和设计类的工作,需要脑力劳动,过于严格的规章制度,往往影响脑力劳动员工的智力发挥,只有在宽松的环境下,智力的潜力才能发挥最大化;我们看到很多设计公司,或者艺术创作公司,里面的人穿着异样的衣服,留着长发和胡须,好像他们在故意把自己打扮得与众不同,而我个人觉得他们是需要一种另类的思维,另类的装饰能够帮助思维,“触景才能生情”。

2、往往B、C的企业更加辛苦。

在外企的同事说,他们不用打卡,但往往比打卡的同事更加累。尤其是领导,不用打卡,来得最早却走得最晚。还有一类想IT开发维护的同事,谁要他们是“挨踢民工”呢,半夜做系统升级,写个程序好像只有到了晚上才有灵感,如果要打卡,那也只有晚上打卡,更加超出了一天工作8小时的限制。记得我刚到深圳移动负责网站运营时候,也是天天加班,领导说“你们刚刚毕业的大学生,只有多加班才能让自己快速成长!”,的确,那几年成长得很快。所以,不要羡慕不打卡的,不要羡慕看上去自由的企业。

3、企业不是奴役你的身体,就是奴役你的精神。

这是我的感觉,要么用严格的规章制度,让您的身体在企业框架里头严格执行办事,要么没有严格制度,确有很鲜明的企业文化,领导下班不走,身边同事下班不走,一个刚来的公司的员工敢先走吗?长此以往,他也跟着天天加班,提前下班成了罪恶。看过唐骏写他在微软的经历也知道,他每天的工作也在14个小时以上。

4、受认同的企业价值观,将更大激发自己的潜力和热情。

当你认可一家公司的企业文化并且认可这份工作时,你会发自内心的喜欢这种氛围,去面对工作的压力和挑战,否则则相反,除此之外就是忍受和为了某种目的的坚持了,很累很辛苦,如果这样,还不如趁早放弃这种所谓的光环或者薪水,寻找自己真正的归属。

5、谷歌,与其说是企业文化奴役人的精神,不如说他们都志同道合。

这是我的想法,虽然没有深入了解谷歌,但他的文化制度,是一种放松、信任、自由的文化,如果大家偷懒怠工,只为工资苟且活着,那么这种文化也难以持续。因此,可见在招人环节的重要性,即招聘“志同道合”的人,大家不仅仅是为了薪水工作,而是为了某种愿景,而志愿去工作,如果这时再给他宽松的环境和信任的团队支持,那么他的能力将极大发挥。你也不用天天担心员工有怠工偷懒的情况。因此,谷歌是一群有梦想的人在一起。

      中国当下,我们大部分人,或者说90%以上的人,都希望“干的越少,拿得越多!”,其实,这是很可悲的思想。人应该有梦想,做自己梦想的事情。当然,我不是圣者,不是救世主,“站着说话不腰疼”。但,我还是要说,当下社会的问题是,很多大学毕业生,毕业了感觉茫然,不知道自己的梦想,不知道想成为什么样的人。于是,人云亦云的,把挣钱当成工作的目的,这类人的特点是:

(1)工作就是赚钱,最好还是那种不干活就能挣钱的,或者说,“我干得比你少,拿得比你多”,从这种比较下获得快乐。“那些钱拿得多的人,你看看,他们成天加班,有什么意思,如果按时薪,我的薪水还高过他们呢!”如今,工作就是赚钱,有了微微变化,成了“工作就是为了多挣钱买房”。

(2)如果能挣钱,哪怕是自己不喜欢的工作,为何不能做呢?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,或者偏离自己理想的事情,再极端点,甚至是违背社会道德的事情。

其实,这也不能怪谁,这是社会的产物,哪要当下国家把经济建设放在第一位,精神文明却缺乏呢?所以,也难怪,中国难以产生谷歌微软这样的公司,更何况连自己吃穿住行医疗教育都没搞定,哪有时间去追求自己的理想,按自己的价值观念做事呢?

但是,我还是想说,人活着还是有点追求的好,物质的追求不能当做终身目的,30岁过后,还是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多一些有理想的并且敢于追求的人,那么,也就会有谷歌微软这样的文化制度公司来接纳这类人,这类人也会将工作与自己的梦想和兴趣相互结合,对社会产生更大的生产力,对自己感觉更加充实快乐。这个时候也不要去妒忌谁挣的钱多钱少啦……

所以,我们觉得ABC三个选择,没有孰优孰劣,只是不同行业不同时期的适应吧。B和C这样的企业,在以后的中国会越来越多。有理想敢于为了理想奋斗的人,也会越来越多。

最后,我回忆革命时期,共产主义理想比所谓谷歌精神强大多啦!革命队伍有铁的纪律,没有谷歌那种自由文化;但,投身革命的人,同样自愿自觉奋勇杀敌,相信比现在谷歌的员工更加卖命。关键是,革命人士还不要工钱。所以,共产党比谷歌强大啊!

23 thoughts on “一个哈佛企业管理案例引发的思考

  1. social media

    My wife had the Mushroom burger and Poutine, Came out on a nice big fresh bun nicely crusted and fresh tasting visually appealing and she said tasted great! The poutine was pretty tasty too! Gravy had a slight peppercorn taste to it and they are not scared of using cheese. , point 2 for Charlee’s!

Comments are closed.